您的位置: 首页 >> 名师名校 >> 名师访谈

丁兴富:中国远程教育 转型期的考验

发布日期:2012-07-02 

 

网络远程教育在转型期出现的调整、改革、探索和创新标志着科学发展观在远程教育领域的应用和实践,这并非是停滞和后退,而是一种进步和成熟。
  我国网络远程教育试点工作经过6年多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规模,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创造了自己的模式,取得了很好的效益,但同时也还有许多必须直面的挑战和问题。这主要是近年来越来越突出的校外学习站点的建设和管理、教育质量、招生对象和定位以及资源共享等问题。
  在调查研讨的基础上,教育部2004年出台了一系列调整网络远程教育试点工作的政策,包括所有试点高校网院停招全日制高等学历教育学生;2005年开始对2004年3月1日之后入学注册的所有试点高校的网络远程教育学生进行统考;湖南大学等5所高校网院被暂停招生。
  随着一系列措施的出台,我国网络远程教育由试点初期的数量增长和规模扩张阶段进入调整和改革阶段,开始注重提高质量和规范发展,并由此步入转型期。
  在网络远程教育转型期,我们有必要对网络远程教育的定位和体制作出反思。我国启动现代远程教育工程的20世纪末,正是我国高等学校开始扩招、走向高等教育大众化的起始时期。部分试点普通高校将举办网络远程教育演变成变相扩招,组织全日制高等学历教育。极少数试点高校校外学习站点还出现了站外设点、转包扩招等问题。如今,经过网络远程教育的试点实践和研讨反思,大家对网络远程教育的定位开始取得共识。
  网络远程教育应该主要定位在大众化高等教育、继续教育和终身学习。网络教育代表中国高等教育现代化的发展方向,其发展趋势是不可动摇的。国家提出的构建学习型社会、终身教育的理念,单纯依靠传统的教育形式、教育内容和教育手段是不能满足的,必须借助现代远程教育技术,实现教育资源的共享,才可以构建学习型社会。于是,为广大在职成人这一群体提供大众化高等教育、继续教育和终身学习的机会、优质资源和服务,应该是网络远程教育的主要任务。正是在对试点实践深刻反思的基础上,在我国率先倡导网络远程教育的清华大学再一次率先提出网络教育退出本专科(包括成人专升本)学历教育舞台,将专注于发展大学后继续教育(包括研究生课程进修和各种高层次的专业职业培训)。这是清华大学的理性回归:清华大学应该继续其精英教育的路线,这是其教育资源的品牌、结构和优势决定了的。试问,以清华大学的优质师资和资源,为全社会提供大学后继续教育不是贡献更大吗?所以说,清华大学的决策是重新定位,而不是退出远程教育!同样,其它试点高校也应该反思自己的定位:看看网络远程教育开设的学科专业和课程设置是否是本校的品牌和强项,抑或不顾自己的弱势只是为了争夺市场份额?看看是否为开发中国西部的人才资源多作贡献,抑或只是一味地在东南沿海发达地区争夺有高支付能力的生源?
  总而言之,中国网络远程教育在转型期出现的调整、改革、探索和创新标志着科学发展观在远程教育领域的应用和实践,这并非是停滞和后退,而是一种进步和成熟。科学发展观要求在规模、质量、结构和效益诸方面均衡发展,实现可持续的、人与社会和自然的协调发展。网络远程教育的长远发展也必须与整个学校和国民教育系统的发展,与继续教育、终身教育体系与学习型社会的构建以及社会经济的全面进步和持续发展协调、同步。

  

丁兴富简介:

  丁兴富博士、教授、博导。男,1945年7月生,上海市人。北京大学物理系本科、研究生毕业,获理学硕士学位。1997年获澳大利亚莫道克大学比较远程教育博士(PhD)学位。曾任中央电大远程教育研究所所长、图书馆馆长.

现任首都师范大学教育技术与远程教育学科特聘教授、网络教育学院常务副院长、远程教育研究所所长、校学术与学位委员会委员。

论文集:

《远程教育的微观理论》(第7期)
《教学设计理论与远程教学系统的开发》(第3期)
《基础教育信息化的突破口:从校校通到班班通——革新课堂教与学的新生代技术》《电化教育研究》2004年第11期
《交互白板及其在我国中小学课堂教学中的应用研究》《中国电化教育》2005年第3期
英国开放大学的教学质量优于牛津大学? ——英国高等教育质量评估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电话教育研究》 2006年第1期
“远距离教育”和“远程教育”辨析
建成国家教师教育 虚拟大学共同体
组建国家教师教育虚拟大学的时机已成熟
复制和移植没有出路
网络远程教育 实践呼唤理论创新和指导
组建国家教师教育虚拟大学要走新路
我国教育投资的战略方向
农村远教工程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贵州之行的启示
跨越、创新、集成
麻省理工免费开放课件的启示
巨型大学: 远程教育的领头羊
美国大学教改思路的启示